首页 > 聚焦 > 微访谈 >

对话《造王府》剧组:一出华师版“人民的名义”

时间:2017-06-04 21:55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程佳维 编辑:杜婧君 点击:
“造王府,王府造,戏中戏里还有暗中暗,暗中暗里还有贪中贪。”5月29日,晨雨剧社20周年暨2013级毕业大戏《造王府》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五楼开演。话剧背景为民国年代,从一个“贪”字刺开切口,呈现了一出荒诞悲喜剧。演出结束后,华大在线和导演及两位演员进行了对话。
      华大在线讯(见习记者 程佳维)“造王府,王府造,戏中戏里还有暗中暗,暗中暗里还有贪中贪。”5月29日,晨雨剧社20周年暨2013级毕业大戏《造王府》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五楼开演。话剧背景为民国年代,从一个“贪”字刺开切口,呈现了一出荒诞悲喜剧。演出结束后,华大在线和导演及两位演员进行了对话。导演田师尧戏说道:“他们说我们这部戏就是个华师版 ‘人民的名义 ’ ,我演的夏梦石就是华师高育良。”  “杨婉儿”扮演者李青洛笑着接上说:“我是华师高小琴,那张成池就是华师祁同伟了。”
    
对话“杨婉儿”扮演者李青洛
                   
华大在线:你对“杨婉儿”这个角色是怎样理解的?
李青洛:我其实一开始并不太理解这个角色在这部戏里的作用,所以开始排练的时候经常抓不到重点。后来演着演着,才慢慢有感觉的。这部戏里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所贪的,那杨婉儿想贪的就是爱情。
 
华大在线:你是怎么看待杨婉儿和张成池的爱情?
李青洛:就像蜡笔(导演)给我讲的,在这段关系里,杨婉儿是非常爱张成池的,但张成池对杨婉儿,是喜欢的,但却没有爱他自己那么多。我觉得杨婉儿是那种传统的女性形象,渴求爱情和稳定的婚姻。因为她本身是个戏班的伶人,之前肯定吃过很多苦,好不容易遇到张成池,就像是抓到一根稻草一样,愿意将她带离苦海,她肯定是希望两个人能够永远在一起的。所以最后她和马博雄两个人一起杀死张成池,应该是出于一种“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想法。
 
华大在线:有一场情杀戏,你说:“成池,再见就是来世了。”伴随着绝望的笑声,当时你是怎么想的?
李青洛:其实那个”笑“是我自己后来加的,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那个场景下的张成池和杨婉儿两个人的爱情特别可笑。就觉得”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但同时又感觉自己的爱情很可怜,干脆就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华大在线:审判的时候,面对那群表面仁义道德,实际自私贪婪的人,一心谋算着将杨婉儿作为替罪羊,杨婉儿又是一场大笑,你是怎样理解的呢?
李青洛:那场笑是剧本里就有写,我觉得其实也蛮好理解的。杨婉儿本身作为一个戏班伶人,演了一辈子戏,然后看到一群嘴上说的是仁义道德,背地里却是干的不可见人的勾当,她又再一联想到张成池,也不知道他对自己是有几分真心,然后就到了一个情绪的爆发点。
 
华大在线:最后那场戏,当马博雄想要打学生的时候,杨婉儿上前去挡枪自杀。对于她的死,你觉得是必然的吗?
李青洛:我觉得是,因为即使那个时候杨婉儿没能死成,被抓到牢里去或者怎么样,她最后肯定都是一个悲剧结局。杨婉儿为什么要借马博雄的手自杀,我想一个原因是她之前看了学生演的戏中戏《造王府》而有所触动,另一点就是在她和马博雄两个设计害死张成池之后,又被抓去当替罪羊时,那时侯她其实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你看她在审判的时候就一直在逼着马博雄一枪打死她。
 
华大在线:在场上,是怎样做到演出“走心”的状态来?
李青洛:其实也没说怎样刻意演出来,就站上场,灯光一打,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而且这也和对手有关系,对方如果是在状态中,你其实也就自然而然的演出感觉来了。
 
对话“张成池”扮演者张晋
 
华大在线:能谈谈你对“张成池”这个角色的理解吗?
张晋:刚开始看剧本的时候,觉得张成池在四个人中还算比较好的,因为在海西四大王里,他贪的钱是最少,贾平和杜万春两个人贪钱最多,夏梦石主要是贪权和名,而且我觉得他其实对杨婉儿是有感情的。但后来排练的时候,才发现之前对这个人理解的“太好了”,他嘴上说的是”不亏待兄弟“,但实际上他是一个任何时候都可以出卖兄弟的人,而且真出了事儿的时候,他是不管杨婉儿的,他第一反应是把杨婉儿藏到老宅,而不是带着她一起走。所以他是一个很无情无义的人。
 
华大在线:张成池是这部戏里死的最早的,你对这一安排的理解是怎样的?
张晋:我其实也觉得他的死是必然的。《人民的名义》里死的是祁同伟,高育良是不会死的。祁同伟是公安厅厅长,跟这个戏一样,张成池是警署署长,两个人都是出了事,冲在最前面的,也就注定了下场不会是好的。张成池的死,真的是“死得好”,因为他一死,所有的罪都有人扛了。而且他应该算是被杨婉儿和马博雄两个人合计毒死的,就像张成池原配夫人李曦铭说的那样:死在杨婉儿手里,也算是死有余辜。也就是说你自己做的事情,终是由你自己来赔。
 
华大在线:在演这个角色时,有做哪些准备呢?开场裸露上身的戏其实是一个很考验身材的部分
张晋:我其实很早就开始健身,但四月份的时候没控制住,天天晚上吃夜宵,肚子上就长了些肉。后来开演前的最后二十天,就天天去健身房。很痛苦,因为还要控制饮食,每天就吃六个鸡蛋,两根玉米,二十天下来,瘦了八斤,最后效果还是挺满意的。前期准备其实还有一点,我有专门去微博上私信这个角色的原主侯晓,没想到他会回我,跟我讲张成池这个角色并不难,主要得要和杨婉儿的演员两人配合好。
 
对话导演兼“夏梦石”扮演者田师尧
 
华大在线:从选剧本,选角色到正式排练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筹备这部戏的?
田师尧:大三期末时去北京看《造王府》最后一场,就想定这个剧本了,而且今年是晨雨二十周年,还是想做一个由晨雨人自编自导的戏。我们13级男生比较多,刚好这部戏以男性角色为主,后来就定下来了。选角色花了大概两个月,但其实正常的一部戏选角应该在一个星期内搞定,大概也是因为快毕业了,大家事情都很多,十五个男角人选最后留下的就只有七个。将近四月份才把所有角色定下来,集体排的时间也不是太多,即使有完整走过三遍戏,人也一次都没来齐过,等于最后一次开演是我们人最齐的一次。
 
华大在线:导这部毕业大戏和之前导演其他话剧,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田师尧: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之前导戏时,带的都是比自己小的成员,所以会比较有号召力和可信力。但这部戏里,大家都是同一级的成员,你没办法用一种命令性的态度对他们,更多时候是商量着来。而每个人对于自己角色的理解都有所不同,而我所能给他们指导的内容大部分都是从我自身体会而来,所以在这部戏里,大家会有更多的沟通和磨合。
 
华大在线:在当导演的同时,又是戏里的人物,会有冲突吗?
田师尧:做演员,在戏里面,你是看不出自己的节奏是否和其他演员的平衡性好不好,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走。而作为导演,更应该是在戏外,要看得到所有人的表情、动作。但如果你在戏内,是很难做到的。
 
华大在线:网上有评论说这部戏是一出“荒诞的悲喜剧”,你是怎样理解的?
田师尧:荒诞在很多时候会被翻译成虚无、不可信、无意义的。对于这部戏来说,就像原版导演讲的,其实我没有想跟你说些什么东西,你来看这部戏,看得爽了或者之后有什么想法,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想把这个故事告诉你,而这个故事本身就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观众在看的时候,其实会根据演员的状态和自己的经历,去脑补一些其他的东西,所以其实没必要给戏下定义,观众自己会有自己的理解。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