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0的啄木鸟小队
作者:李牧编辑:xcb
发布日期 2017-12-12 18:01:38

文/李牧

佑铭体育场南面,东宿11栋西面的一方土地上,静静矗立着一栋二层小楼。小楼旁锈迹斑斑的铁门大开,由此进入,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摆放整齐的花苗、花盆里各种翠绿的植物和被塑料膜覆盖的大棚。各色植物在这里被园林师傅培育,从嫩绿的芽儿变成能装点一方土地的苗木。

下午四点,气温已没有正午那样高,阳光也变得柔和。园林师傅也提起水壶给花盆里的植物浇水。他们熟悉养护草木的规律,选择合适的时间浇水——炎热的中午浇水会使植物的根部活动减弱,无法为植株提供充足的水分,导致上部的叶子萎蔫。下午气温下降、光线变弱,正是浇水的好时间。

花圃里的余师傅拉长水壶上的绳子,轻轻一甩将水壶丢入半米宽的沟渠中,待水慢慢进入水壶,他再弯下身子将壶提起,等待他的是一株株被阳光晒得发蔫的花苗。余师傅提起水壶,将水洒向花苗,清凉的水滑过花苗的叶子,叶子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一如余师傅脸上的汗珠。

“这边是万寿菊,那边是串红。”余师傅一边浇水,一边介绍道。水壶容量不大,他便一次次去打水,再重复着浇灌的动作。“草木也是有感情的,我对待它们就像对待我女儿一样有耐心,这样才能长的好哩!”这样的动作他重复了16年,这个道理他也悟了16年。

苗木需要细心呵护,那些尚未“成年”的幼苗更要全心对待。不同植株的幼苗有不同的习性,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培育。余师傅可以自如地把握给幼苗浇水的时间、水量,如他所言“工作了16年,早就把它们各自的脾气摸透了啊!”

“培育”和“维护”,是园林工人工作中不变的主题。

大棚里,陈队长和其他三位园林工人一人拿一把锤子,细心地敲击着每一个小土块。这里共有两立方米的土需要他们敲碎。他们敲碎每一个土块,清理出土里的杂物。学校花池里的土时间长了会结块,不利于植物生长,园林工人们就需要将土敲碎,再根据植物的习性重新配土。

重复、琐碎的工作需要耐心,这是在园林科工作的基本要求。但要使校园中的花草树木生长茂盛,就需要掌握培育苗木的复杂技巧。

黑色网格遮阴布下面,雷师傅静静地继续着已经持续近一个月的菊花嫁接工作。他手里拿着闪着寒光的刀片,手起刀落,削去黄蒿茎上的苗头,在茎上纵向切一刀。再拿起一株菊花苗削去茎底部的皮,熟练地将菊花苗插进黄蒿茎中,再用玻璃绳将嫁接部位捆紧。四月到六月,每天下午他都要这样重复这些动作,如此一来,等到十月中旬,他嫁接的四千多株菊花就会盛放。

雷师傅不善言谈,但提起菊花他就打开了“话匣子”。他是种植菊花的高手,每年培育的菊花代表学校参加洪山区的菊花展都会获奖。“青蒿、黄蒿适合嫁接菊花,这样菊花会开得更好。”“武汉夏天热,菊花怕晒,要给菊花遮网子。”这些种植菊花的小技巧都是他从事园林工作18年来摸索出来的。“我对华师是有感情的,对菊花也有感情,否则不会做这么多年。”

浇水、施肥、打药、扦插、配土……铁门里的园林工人每天重复这些工作,为桂子山培育各种花草。走出铁门,园林工人的身影也闪动在校园的各个角落。

学校里有一万多米的绿篱,每处绿篱一米多高。园林工人们几乎每个月都要修剪一次绿篱,一年大约修剪十次。绿篱分布在大大小小的路两侧,虽不起眼,但却整齐翠绿,装点着校园。如园林科肖中明所言“绿篱就像人的头发一样,只有定期修剪才好看。”

同样需要修剪的还有校园内的各种花木。去年梅园的修剪工作就持续了20天左右,除了下雨外,四位园林师傅一刻不肯耽误地持续着修剪工作。像梅树这样观赏性强的树木修剪起来很复杂,师傅们需要仔细观察每一棵树后才能修剪。两个人修剪一棵树就需要大约两个小时,一天也只能修剪5~6棵树。修剪后的梅树不仅美观,而且去掉多余的树枝后来年开花也会更好。

每月一次打药、定期除草、暑期抗旱……园林工人悉心照料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桂子山从曾经荒芜的“鬼子山”变成如今葱茏的模样。园林工人们的身影伴着朝阳出现在桂子山上,日暮来临时又归去,他们日复一日的劳作使桂子山梅花、玉兰、桃花、樱花、桂花竞相开放,让梧桐、松树、樟树、水杉、银杏茁壮成长。

他们粗糙的手掌和他们照管多年的树木的表皮一样,手上的老茧是他们劳作留下的痕迹,亦是桂子山上苗木成长留下的印记。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