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0的蜜蜂大军
作者:程佳维 杜婧君编辑:xcb
发布日期 2017-12-12 18:00:20

文/程佳维 杜婧君

凌晨两点半,廖祥林像往常一样从床上起身,简单的洗漱后,踏着夜色从租房出发,近十多分钟路程,廖祥林到达了东一食堂侧门。北京时间三点,门卫董春发已经打开了侧门,廖祥林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来到尽头的工作坊准备开始工作,这是学生大伙窗口面点师傅廖祥林普通一天的开始。

一个馒头的诞生要经历和面、压面、揉条、切块、醒面、入笼六个步骤。近千个刚出笼的馒头背后是三个师傅四个小时不停歇的工作。廖祥林说,做的时间长了,也习惯了,只是颈椎病老犯。没有时间娱乐,甚至没有时间休息,师傅们工作之余的乐趣是唠唠嗑,相互调侃几句,借以缓解劳累。

汪朋是面点师傅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出生九零年的他,做面点已经十一年了。他很爱笑,有时做工累了,大家就会起哄让他讲笑话,他倒也不推辞,开口就讲,有时心情好,汪朋还会吹几段口哨。这样的人,包起包子来也不含糊,左手轻压着包子馅儿,右手像陀螺一般飞速地旋转,三五下,一个精致的菜包便成了。

四点左右,东一二楼小笼包窗口的谭希望师傅下楼来取和好的面团,搬上楼后,他们也开了灶。一旁的工作台上高高累起了三堆蒸笼,工作人员之一的曹红梅说,这两百笼等会儿得全部做完。谭希望师傅埋着头不说话,在一旁重复的压面皮,曹红梅、周涛和孙梅生三个师傅便抓紧手中的活儿,一手舀馅,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按住面皮,食指和中指掐出褶皱,不到三秒钟,一个小笼包就做好了。

孙梅生在华师工作了快十五年了,先是从洗碗做起,之后还有煎炸,在学子餐厅做过,后来又到了东一食堂。平日工作忙,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每晚下班后,和一起工作的工人约着在佑铭跳会儿广场舞。对于她们,每晚的舞蹈大概就是日常枯燥生活中的一抹亮色。

没过多久,稀食窗口也亮起了灯。蔡友爱瘦弱的身影在不足七平米的狭小空间里来回穿梭,清洗着今天需要的各种食材。稀食窗口主要供应各类粥饭,品种多,蔡友爱要忙的事也多。“都是些烦琐的事,花的时间也长。”她说,清洗各类豆子,淘洗煮粥要用的糯米,烧煮开水备用…… 一件一件 “这里工作累,工资又不高,以前也请了些来帮忙的人,但很少有人能坚持过半个月的。”蔡友爱有些无奈的说。

每天早上七点的饭点是蔡友爱最忙的一段时间,窗口前常常会排起长队,为了节约时间,她需要提前将豆浆、粥饭打包好,存放在保温箱里准备着。为了满足学生源源不断的需求,她必须不停的准备着,往饭锅里添水加米,往豆浆机里倒刚泡好的黄豆…… 如此反复,空着肚子忙活了几小时后,蔡友爱才有小段吃饭休息的时间。

七、八年下来,蔡友爱早已习惯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前些年,她的工资是每月一千二,食堂改革之后效益提高了,她的工资涨到了也两千左右,与之对应的是每天近十八个小时的工作量。“以前身体还行,一天下来都不怎么累,现在也年过五十了,就渐渐有些熬不住了。”蔡友爱停下手头的活计,缓了缓说道。

凌晨五点的东一食堂,在桂子山夜幕笼罩之下透出了几点光亮,映着早点窗口里师傅们来回忙碌的身影。负责大厅清洁的值班工人许阿姨已早于其他人来到食堂,洒水扫地的背影映在充满污渍的地板上。“我老家是河南的,今天想早点做完事情了放假回家。”许阿姨带着一脸淳朴的微笑说道。

收纳碗筷的两辆小车就停在保洁工人罗汉珍负责的大门边的收纳台旁,前一晚的碗筷都还零散地摆在她面前,先再把剩菜剩饭倒进桶里,将大小碗分批整理堆放在小车里,不到十分钟,一辆小车便装满了待洗的碗筷。和罗汉珍一样争分夺秒的还有洗碗间的工作人员们,赶在学生吃饭之前,她们要清洗掉前一晚的碗筷,回搬运小车十多遍,几双布满老茧的手一遍遍在布满泡沫的洗碗槽里擦洗着。

五点半,董春发打开了食堂的大门,桂子山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枝,洒在食堂门口那道斜坡上。那群踏着夜色而至的人们还埋头干着自己的工作,于他们而言,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