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水归去(组诗)
作者:项雅馨编辑:项雅馨
发布日期 2017-03-14 10:15:00

翻身

房里有过滤的烟味,有干洁的

月光。窗帘散开,夜晚就

先抵达肉体。鳏居的人听到鸟声

意识到长夜已至,耳畔

清冷如渠江流过

影子与月光平衡良久,拉扯中

有幻觉——或是田埂、或是陡坡

或是年迈的外婆,在十月

二十一日,终究没能翻过身来

秋日一瞥

雨过之后

天清了,水清了

青山下的人们精神抖擞

云朵越褪越薄

抬头看到树上的杏子和绿橘

更远的路上挂着柚子

车过了水库,过了水桥

我们在山坡上

像是翻滚,像是心头忐忑

归家的路,多年都是起起伏伏

又近又远的事

一个上坡就悬着

一个下坡就忘干净

以为自己年轻过头,晕车未愈

记不得的人都老了过去

仿佛时间啊

它出了个大问题

二伯

二伯让我记得的,只有那双

废皮鞋。扔在路边就等到了入秋

褶皱和鞋头生出苔藓

远看是石头,近看就是搁浅的

小船。秋雨湿润久了,踩过的泥土

一层层负载,二伯的大脚

也穿不进这个秋天。曾经的滚石

不再翻动,鞋底早已走不出图腾

只有草垛向着它们慢慢变黄

彼此看过彼此,仿佛悲哀照着悲哀

[1] [2] [3]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