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对话名家漫谈高考记忆-华大在线_华中师大新闻网
学子对话名家漫谈高考记忆
作者:华大在线编辑:
发布日期 2018-06-07 11:15:33

编者按:高考牵动着亿万人的神经,高考记忆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永远不能忘却的记忆。品读着名家们的高考故事,回味着我们自己的高考故事,或许能给前行的道路增添一些回望、思索与收获。华大在线结合对校园学子的采访与名家们的高考记忆,在高考当天推出这期漫谈。

2015级美术学院王硕说

我是河北的美术艺考生,经历过两年高考,复读成功后考上了华师。艺考是一个阶段,集中在一二月份,我提前把心仪的学校定好了,之后基本处于考一两个学校就休息一天的状态。我当时连续考了20多个学校,最难熬的是连着四天考试时,由于学校离考点很远,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准时乘大巴车出发,在路边随便买点包子之类的小吃当作早点。考试上午下午都要进行,中午不回学校,就在考点周围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下午继续考试,直到五点多坐大巴车回校。然而最苦的是晚上回来也不能休息,还要继续练习为第二天的考试做准备,深夜收拾好水粉颜料,削好铅笔,基本天天如此。依稀记得考华师是校考的第一天,那天还有东北师大的考试。报考华师的时候很纠结,因为同学中报名东北师大的人很多,华师有英语小分限制,报考人数相对较少。老师跟我说报华师试试,于是我怀着被淘汰的心态去了考场。第一天考试是头像写生,我的位置在正面(在正面绘画难度高)。无奈考场不许换位置,就硬着头皮上了。因为老师提前押题押得比较好,之后的水粉画考试我压力比较小,速写的题目我之前练习过两次,但却依旧画得不如意。在考场做画时心态还是挺轻松的,考试结束后也没有多想。在查分的那天,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所以也没有查分数。我的老师给全班报名华师的学生都查了一下,我的分数竟然还不错,当时真的很开心。要知道,当时我们班是我们高中最牛的班,我在班里名次靠后,听到分数后,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录取,但内心的喜悦已经难以抑制。这也给我后来备战高考打了一针强心剂,让我之后在文化课的学习中更有动力。

2015级体育学院郑睿说

在足球技术考试前一周的训练过程中我伤了左脚,加之对非常规高考的不了解,所以在考试前我心里都挺没底的。2015年3月23、24号,我到华师参加足球技术考试,没想到临场发挥还不错,在实战环节获得了一个进球、一个助攻的好成绩。进入大学后和一起参加实战环节的对方门将成为了朋友,他直到现在还对我进的那一球“怀恨在心”!单招后一个月我参加了文化课的考试,全部考完后我的高中生涯也结束了,相当于我比普通同学们提前一个月经历了高考,考试完的一个月时间我都用来了外出兼职,也很遗憾没能陪同学们度过最后艰苦的一个月。高中留下的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没有去为他们送考,我本应该穿着校服,在考场门口为他们送上考试前的鼓励,可那天我还在兼职,错过了送考,仿佛也就错过了一场青春的告别仪式。

衡水二中毕业的2017级马克思主义学院王晨路说

在跑操时,我都会准备一些语文或者英语来背诵,本来我觉得很枯燥,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背得更多的是电影台词,比如英剧美剧台词;我本来觉得做很多题很无聊,但事实也并非如此,作为文科生,课下做一些理科生的试题是很“好玩”的事情,并且很有成就感。记得当时有一个少年恰好很优秀,我渐渐就会接受并且感恩所有,因为这都是让我追赶上他的资本。我的脚步慢慢地、一点点地靠近他,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高考前印象最深的是瓜果七天乐,老师们每天端来切好的瓜果,领导们会送蛋挞,并且以三句半的形式鼓励,早上跑操时候举起的大旗也让人心安。上考场前的拥抱让人感觉温暖,考后的狂欢更让人激动。

武邑中学毕业的2017级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郭冉说

上一秒还在和为我们加油的老师打着招呼,下一秒就在考场上看着卷子。很认真地写着卷子,认真地和同学留念,认真地说着再见,认真地和每个老师说了声辛苦了。同在衡水地区,压力是比较大的,衡中、衡二、冀州中学……周围都是好学校,这种压力压迫着一个人去努力学习。可怕的还有那个违纪单,除了学习就不要做和学习无关的事情,在学校里是万般纠结怨恨,气学校不够人性化的制度,气河北禁锢的教育环境。毕业之后,仿佛并没有脱离枷锁的舒适感,还是会常常怀念,怀念在学校的每一分每一秒,上课时的插科打诨,课间的嬉戏玩耍,但也明确知道,回不去了,所有的美好都定格在那个高考六月。

著名作家余华在《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一文中说

自己参加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高考,不过落榜了。他写道:“高考那一天,学校的大门口挂上了横幅,上面写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教室里的黑板上也写着这八个字。两种准备就是录取和落榜,一颗红心就是说在祖国的任何岗位上都能做出成绩。我们那时候确实都是一颗红心,一种准备,就是被录取,可是后来才发现我们其实做了另一种准备,我们都落榜了。”后来,余华在卫生学校上了一年学,然后被分配到小镇上的卫生院,当上了一名牙医。空闲的时候,余华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大街,突然感到没有了前途。就是在这一刻,他决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开始写小说了,终于写出了《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以及后来的《兄弟》。

著名作家迟子建在《人生就是悲凉与欢欣》一文中说

自己的高考作文只得了5分,她写道:“我高考不理想,居然把作文写跑题了,只考上了大兴安岭的一所专科学校,学中文。因为课业不紧,我有充足的时间阅读从图书馆借来的中外名著,这使我眼界大开。”那所学校面对山峦草滩,自然风景优美。迟子建写了大量自然景色的观察日记,这应该算是她最早的文学训练了。后来迟子建开始尝试写小说,从而走上文坛。迟子建早期的代表作《北极村童话》,就是在大兴安岭创作的。后来迟子建说:“我觉得图书和大自然对我的帮助很大。”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说

谈高考,人人痛恨,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好大学。他在《陪女儿高考的这一整天》中,写高考这天女儿的状态:“从7点开始,女儿就一趟趟地跑卫生间,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当年闹日本的时候,一听说日本鬼子来了我奶奶就往厕所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许多年了,我们恶作剧,大喊一声:‘鬼子来了!’我奶奶马上脸色苍白,提着裤子就往厕所跑。唉,这高考竟然像日本鬼子一样可怕了。”而莫言在考场外的心情也不比女儿强多少:“距离正式开考还有一段时间,但方才还熙熙攘攘的校园已经安静了下来,杨树上的蝉鸣变得格外刺耳。一位穿着黄军裤的家长仰脸望望,说:‘北京啥时候有了这玩意儿?’另一位戴眼镜的家长说:‘应该让学校把它们赶走。’”对于高考,莫言只能感慨地说:“高考很坏,但没有高考更坏。”

(采访记者/ 王霞 曹梦婷 郝文 编辑整理/ 刘泽伟 武颖)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