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作者:郝文编辑:张唯
发布日期 2018-05-14 00:27:08

/郝文

一个人在黑暗中听陈鸿宇的《额尔古纳》,低沉厚重的男性嗓音给我一种北方家乡的熟悉感。不知疲倦地单曲循环着也低声抽泣着,那句“离家难免,再多看一眼”是我永远一触即发的泪点。提起家乡总免不得要思念母亲,幼时吟诵“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内心并无情感波澜,直到自己真正不在母亲身边时才顿觉伤感。

母亲是一个急躁而不失知性,世俗而不失善良的普通女子。与她相处了19年,若要我数落她的缺点定能脱口讲出二三,但绝不容外人说道。只因她受难做了我的母亲,不仅生我为人还教育我如何成人,单凭这一点,她就值得我用尽一生保护。

随着年岁的增长,母亲对我的依赖与日俱增,而我慢慢走向独立。记得高考结束后报志愿时,无论母亲怎么劝说,我都执意报考省外的学校,且离家越远越好。从小学开始的住校生活早早地将我磨练成一个独立坚强的人,厌倦了父母的唠叨与说教,所以一意孤行去远方。

母亲害怕我未来不回山东省定居。犹记我们一家三口到武汉时比学校规定的报道日期早了两天,于是便在武汉的街头吃喝玩乐。母亲赞叹这个城市美食与服饰价格实惠,却又不停地改口说她不喜欢武汉。她能列举出很多理由,交通拥堵、房价昂贵、空气质量不好、老式建筑破旧……许多大城市共同的弊病在常人看来不算什么。当然,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武汉不好,是任何一个可能让她女儿不归乡的城市在她眼里都不好。

寒假在家中小住一个月,母亲说得最多的就是“毕业以后回山东吧,青岛、威海、烟台城市都挺好”,父亲批判她目光短浅,过早限制我未来的发展,她一本正经地解释,发现自己无力反驳后就可怜兮兮地说舍不得女儿。我想她不必胸怀大志,不必为我规划最锦绣的前程,作为一个母亲,想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是最朴实、最真实的念头。我爱这个“目光短浅”的人,她让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人如此需要我、依赖我。即使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我承诺我一定尽力奔向母亲身边,有她才有家。

母亲还害怕送别,每次送我都会哭。开学前最后一晚,父母送我到西八楼下。一路上说说笑笑的母亲突然表情凝固,我看着她眼圈发红,紧接着眼眶湿润,她嘴唇颤抖着,但终究没说出什么。父亲笑着示意我回寝室,然后把母亲搂到怀中,赶紧带她离开。

大概是太畏惧别离,所以寒假结束时,母亲干脆不送我。我告诉母亲下午4点出发,离4点越近,母亲的状态越焦虑。4点一到,父亲拿起我大包小包的行李催促我出门,走到门口,我转身喊“妈,我走了啊”,母亲的背突然僵硬,她没有回头,哽咽着应了一声“嗯”。待我下楼走了一段路回头张望时,发现母亲正站在阳台的窗边目送我,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她的身影分明写满了悲伤,让我有了潸然泪下的冲动。

年轻的生命对一切都有跃跃欲试的冲动。我喜欢出发,出发意味着未知的冒险、新鲜的旅程。但我时刻提醒自己,无论走多远都要记得回家,“不让妈久等”是我尽孝的方式。

大学忙碌的生活让我跟母亲很少交流,她怕打扰我,从不轻易给我发消息,却又借着每个节日的名义给我发红包,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甚至连六一儿童节都准备好了,用钱补贴我生活的同时抓紧机会跟我聊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打探我的生活,这种卑微的姿态让我倍感心酸。明明是掩饰不住的母爱,却害怕会成为孩子的负担。有时,生活的疲惫总是让我回复“嗯”“好”“谢谢妈”这种简短的语句,其实我很想认真表达我内心深处对她的想念,但一个“忙”字让太多情感都成了在喉咙涌动的暗流,只好在下一次相见的时候化为相拥而泣的感动。

妈,别哭。有了短暂的离别,未来长久的陪伴才显得更为珍重。我从不吝啬对母亲说“我爱你”,但是我更想对她说“我不会离开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想以一生的名义送她一个完整的告白。

北辙南辕路途遥远

来日信笺又填一点

几多挂牵夜话思念

一晃一年归期可见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