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见江城
作者:张唯编辑:程佳维
发布日期 2018-03-20 22:56:58

文/张唯

总疑心江城是位睿智的老者,不动神色地抚弄着百年岁月的褶皱与光华。再一错神,又疑心在与一位美人慈悲而深邃的目光久久对望,不觉间便暗香浮现。驻足的旅人惊叹于它的繁华如织,却总不解真味,与草叶间的生灵错身而过。

山山秋色,树树落晖。日光慷慨地铺覆于桂子山上,根节缠绕、枝叶交错间,星点嫩黄抓住空隙细细碎碎地生长,随即便流动开来坦率沁人的香,昭示着又一季的更替。香气总无遮拦,却又温润和畅而不过分甜腻凝滞,涌动在鼻息间也不讨嫌。但武汉的雨来得迅疾无声,只片刻,道路两旁便打落残黄一片,无人料理下又添上些冷露无霜湿桂花的凄清意味。可未等行人唏嘘,不多时,又窜生出新的生息,掩映在枝叶间的小小一簇,那味道淋湿打落也不曾消散分毫。

平日穿行在校园内总是匆忙而焦灼的,以至于错过了一季季的满园喧闹却不自知。一日背书,口中正含混地念着一阙拗口的宋词,无意间逛及大片林木。抬眼见之嗅之是簌簌落叶与浮动的暗香。故园图景恍惚中似在城市还原。渠水浅了田垄平了,秋虫的鸣叫却仍声声不绝,一晃眼便复苏了记忆。

幼时与外婆同住,乡野的渠水缭绕处便也繁盛着大片的桂花林。远目是错落铺展的原野,灿黄蜡绿的块儿闲闲地相搭着。一群孩童的视野窄小也敞亮,一方小天地像是蕴藏着无穷尽的珍宝。花香萦绕中,与伙伴用木枝翻掘着土块扒拉蚯蚓,看那黑乎乎扭动着的一团,为这最简单而又实用的饵料笑闹不已;再编织绞成镂空状的编织袋缠上麻绳,去水花湍急处,按耐不住兴奋劲儿地设下陷阱。水珠翻溅得急,需偏着头紧闭眼,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与笑意。好在片刻便捉得满怀扑腾的小鱼,活泼泼地在网中吐出连缀的细沫。

乡间星子亮极,在夜色中滚动,久望便觉晕眩。天幕总衬着原野尽头交错的铁轨,斜支在各式道路。不时列车搭载着风、携着远方不休的絮语过路,在静谧中带来异乡气息。窗口莹白的光里,隐约有未眠的旅人望向乡间,很快面目模糊。    

白日的原野另有一番生趣。晨光熹微里,花生在露水的潮气中扎根于地面,紧咬着润泽生命的源头。与外婆到田间的我被草叶勒红了手掌。叶片上细小的绒毛直叫人脚踝发痒。但望着裹挟碎石泥土、排排躺在田垄边上的作物,便不计较痛痒了。田边一只白鸟落下,虏获了行路人或收耕者一双疲惫的眼睛。

外婆不时制作些应季美食来犒劳,其中便少不了桂花点缀。大灶头烧热,油锅噼啪奏响,糯米藕与桂花蜜下锅,之后便只需静待变的金黄焦香的魔法。或是临开锅前的米粥撒入一把桂花干,清甜爽口,更降秋燥。亦或是做些小食,酒酿桂花圆子、桂花藕粉、桂花糕,似乎把秋日的香软都揉进了舌尖饕餮中。

再欢欣的莫过于赶集了吧。每个月的特定日子去到集市。入耳的吆喝声爽朗利落,把旷野的新鲜劲儿载到人间。人们提着布袋或竹篮,在小摊点间挑选。猪肉牛肉红的白的,带着肥瘦间杂的荤腥气。你要多少,裸着上身的屠夫便足秤一剁,边自豪地夸耀着自家肉质实在。我更馋眼的是冰糖葫芦与凉粉。糖浆裹着大颗酸甜的山楂,冰凉粉爽口清甜,和着甜汤几口便吞下。江城丰盛的过早,也是颇吸引人的。烧梅软糯鲜香,煎包焦脆汁丰,桂花糊米酒更是于柴米油盐中添些风情。不同于家常风味,但不知不觉里,也习惯了粗重却不失善意的口音,习惯了边走边吃的市井常态在惹人发笑外,又流露出这座城市的温情来。

时隔一年回乡,童年的乡野依旧是柴火灶台大锅饭,是赤脚花脸的童孩奔跑嬉闹着,是外婆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担忧我衣不暖食不饱。我在离家时未起念想,倒是在对新城的捕捉中,发觉了旧日乡不可磨灭的烙印。

闲闲碎碎的叮咛、内容往复的念叨与皱纹渐添的眼角……当我行走在江城陌生的道路时,天色已晚,桂香却不倦,伴我与那终渐淡褪的过往,走向待启封的篇章。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