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生日快乐!
作者:武文斌编辑:王献
发布日期 2016-10-26 10:37:00

文/武文斌

我的眼睛只在那一瞬间湿润了。

室友问我,“想家了?”

“没有。开玩笑!我是那种想家的人么?”

粗略算来,已经离开家两个月了。实际上,我并没有多想家。我全身心投入于这忙碌或悠闲,勤奋或慵懒的大学生活中。至于家里怎么样了,我很少去想。偶尔会想一想,奶奶的身体是否还好,我妈这一阵怎么样,我爸的生意比以前好了没。不过听他们在家庭聚会上的聊天,感觉他们都好,我也就放心了,不再多记挂。我的父母和我,都不是那种太过细腻的人,所以不会每天打一个电话,最多是在我腿又磕伤的时候问问当医生的妈妈怎么处理,在生活费不够的时候催他们打钱给我。亦或是逢节假日,比如国庆节,跟他们视频一会儿,看看家里是否一切都好。而在我上大学之后,父母终于不再受孩子高考的禁锢,开始去看电影,去听音乐会,孩子也少听了许多唠叨,多了更多自由。Simple life。

10月24号下午,学校让在系统中填写家庭资料,我在微信中@出他们,问了许多,竟没有一个人回我。我又打电话过去,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告诉我现在忙着呢,没时间填,让我等晚上。本就被复杂繁琐的系统问题搞得焦头烂额,听到这话的我只能咬着后槽牙自己连蒙带问再加百度地填完资料单。急着填完资料单去上课的我,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情来表达不满。

“可为什么我其他室友的父母就能在第一时间回答问题?就我爸妈这么忙,忙到没工夫管我的正事吗?”

顶多是自己抱怨两句,我也知道这都没办法。忙,就是忙。

晚饭,我不经意间看了看手机,以确定还有几天才能到下个月,手机套餐才回归正轨。

10月24日。

“我去!”

“明天是我爸的生日!”

我在大梦方觉的清醒之余,更多的是松了口气,或说,感到庆幸。还好,还好今天是10月24号,如果是26号我才发现,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急着想怎么把祝福送过去。录一小段视频,写几个字,发条说说。

是的,我这么做了。

我觉得还比较圆满。没错过,很不错。

我决意0点的时候发给他。

0点14分,我关掉电脑游戏,看了眼手机。

“我 去!怎么玩过时间了!”快发!

发完了,舒心一些。

过了一会儿,我爸回复我,谢谢我和我的室友们。然后告诉我,“赶紧睡。”

赶紧睡。

这句话好像近几天总是见到,而且都是来自我爸。

每次都是他找我聊天。每次话题没聊完,一旦时间有些偏晚,他就会说这句话,赶紧睡。然后不再说别的什么。

其实,每天我睡得并不早。在一篇篇稿子和一场场游戏之中我总是容易忘了时间,这个时候他一句简短有力的话总是让我回到自己的生物钟去。而这,也就是父亲的表达方式,我爸的表达方式。永远是那份关怀,也永远要在关怀之外镀一层父亲的威严。

这就是我的父亲,很无趣,也很有趣。从小,能用一句话解决的问题,他绝不说第二句;能用三个数字解决的问题,他绝不用一句话解决。而如果,一句话,两句话,三句话都解决不了,就会用一巴掌解决问题,可偏偏碰上了一个倔得没边儿的儿子,通常需要好几巴掌才能解决问题。

后来我渐渐长大,个头也越来越高,渐渐超过了他。他也知道几巴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需要坐下来谈谈,像“阿米尔少爷”的父亲一样,与我进行一场“男人与男人的谈话”。一般来说这是比巴掌奏效的。现在想想,我爸也已经好多年不打我了。有些日子还真是难忘,不是因为一时的疼,而是因为可以拿来调侃他,调侃自己,这会变得有趣很多。

直至现在,我上了大学,父亲便开始变得唠叨和想我。虽然每次他尽量做得不着痕迹,但我可是他儿子,我比较懂他。这不是自恋,因为就算他不想总找我,我奶奶也会让他来问问我的近况。

可今天,10月25日,我爸的47岁生日。一段视频,一条说说,我总觉得太单薄,把形式过得大于了内容。不走心的白酒等于白水。

所以我写了这篇推文。走心的那种。

我希望把这份生日的祝福公之于众,让我爸看到,他儿子很爱他。

是的,我的眼睛只在这一瞬间湿润了。

我们每个人都一样。

每年,我们父亲的生日只有一次。

但如果我们多一些问候,尤其是在异地他乡。

每天,

都是父亲节。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