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太阳升起来了,可太阳不是我们的
作者:王霞编辑:程德坤
发布日期 2017-12-31 22:03:53

文/王霞

昨日下午观赏了由我校文华勾沉剧社推出的新生话剧《日出》,此话剧改编自曹禺的代表作《日出》。跟着表演者,我走进了日出的那个世界。那是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那是一个自私市侩的世界;那是一个勾心斗角的世界;那是一个阿谀奉承的世界。怨憎会,爱离别。太阳升起来了,可太阳不是我们的。你我相恋,却无关风月;你我相依,却无关信任。

《日出》讲述的是舞女陈白露受银行家潘月亭供养,整日与一群游手好闲的寄生虫周旋,虽厌恶和鄙视周围的一切,只能抱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昔日的恋人方达生试图拯救她,但她无力自拔。潘月亭投机股票失败,陈白露债台高筑,深感前途渺茫,终于服安眠药自杀。黄省三无故辞退,家中妻小无物可食,最终亲手毒死三个孩子,自己也抱病而死。李石清,一个奉承市侩的小人,为了所谓的应酬,任由家中的孩子喊着爸爸病死。

《日出》的写作结构采用的是横断面描写法,即西洋戏剧史上人像展览式的结构。它不像《雷雨》的结构那样严密紧凑,而是从片段写起,用一个个场景片段展现一个时代。

在那个阴暗的世界,压得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日出在窗外,屋内却是黑暗的,穿梭着一群社会名流,夹杂市侩小人。趋言附会,卑躬屈膝,是他们的生存之道。欺压别人,被别人欺压,是他们的生存状态。权势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安分守己将辛劳努力变成徒劳无功。每个人成为金钱与权势的奴隶。

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游离的竹均,生活在罪恶的欲望与美好的梦想的纠葛之中。她金钱与男人充满了欲望,但是,她同时也渴求着梦幻般的爱情,无拘束的自由和爱里面的伟大牺牲。但生活里的幸福和快乐毕竟总是意外,而平庸、痛苦和死亡,永不会放开人的。 曾经她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受过教育,现在却沦为舞女歌姬。她对小东西的怜悯,或是在同情她的遭遇,亦或是同情自己的过去。

方达生,一个不会喝酒、抽烟、跳舞的书生。他来到这个世界,只为拯救他曾经的恋人竹均。但是面对这个黑暗的世界,他也束手无策,看着竹均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仿佛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他总是抱怨着这个世界的诟病,可是他真的能拯救这个世界吗?最终也不过是选择逃避,用两张火车票逃到角落。

在结尾处,太阳光打到白露的身上,白露慢慢醒过来,仿佛回到十二三岁。她美好的梦幻生活浮现在眼前,她走进了明媚的天堂,有花,有树,有鸟语花香。我的梦都是彩色的,比最好的电影都好,因为我身在其中。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