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广友:生活在物理的历史潮流中
作者:胡丽丽编辑:徐佳晨
发布日期 2017-10-16 18:14:00

文/胡丽丽

位于9号楼4楼的一间2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所有的陈设都由秦广友自己布置。一个长沙发、两个木制书柜、两张长办公桌、几把座椅,最显眼的是墙上的大白板,白板上还有未擦净的字迹,黑色的板擦牢牢地粘在白板的左上方。“学生讨论需要用到白板,我就弄了一个。”秦广友坐在茶几前的座椅上,捧着白瓷杯说。

2013年,秦广友入选中组部公布的第四批“青年千人计划”引进人才名单,同年回国来到我校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任教。

“学得越多,不知道的越多。”

初高中时期与物理浅层次的接触,让秦广友体会到了这门学科的魅力:注重于解释问题,讲究层层深入的思维方式。而真正让他有勇气迈出脚步去攀登科学高峰的,是物理所蕴含的内在精神——追求真理。

有了明确的目标,秦广友的大学生活也过得更踏实。没有参加学生会和社团的经历,这个典型性“学霸”每天做得最多的两件事就是上课和自习。但是一到晚上9点钟,他回到寝室,刚扔下书包就跟室友“海聊”起来,聊得不过瘾的时候还要跑到别的寝室串门。

1999年,秦广友从山东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北大,他深切地感受到了身边的同学们都十分优秀,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选择出国。

“从一个小地方出来,不知道大世界是怎样的。就跟做物理一样,大自然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学得越多不知道的越多。”从高考填志愿时就笃定要出去看看的秦广友,此时把眼光放得更远,他想要去美国读博。

《中国合伙人》中成东青申请美国签证数次被拒,现实中秦广友申请签证的经历的戏剧性也丝毫不逊色于电影。

2001年9月11日,刚刚走出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考场,得知美国遭遇恐怖袭击,秦广友就觉得“自己的梦想破灭了”——突如其来的9·11事件让美国国内局势极度紧张,想要办理美国签证的难度可想而知。当天晚上,他和室友们聊了一整夜,谁都没有睡觉。

2002年,两次申请美国签证均被拒,他选择继续在北大跟着硕士导师做研究。“当时没想着出去找工作,觉得做研究挺有意思,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他笑称自己那时是“三无人员”(无房无车无本地户口),吃在食堂,睡在办公室。

2003年待在北京,他又运气不佳撞上“非典”。疫情严重时学校被强制隔离,住在办公室的秦广友为了躲避门卫的驱逐,只能每天跟门卫“打游击”,最后还是导师给他找了个地方暂时居住。

也正是这一年,他拿到了加拿大的签证。

[1] [2] [3]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