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往奇哲熊十力
作者:董中锋编辑:赵文元
发布日期 2006-02-23 13:52:00

在华中师范大学的校友名录里,中国现代哲学大师熊十力先生应该位列其中,而且还应该是一个大写的校友,因为他曾在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之一的文华大学任教过。

熊十力,原名继智,后改名十力,号子真,晚年号漆园老人。1885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今团凤),父亲是一位乡村塾师。因家贫,少年时帮邻居放牛,有时随父到乡塾听讲。13岁时父母双亡,长兄将其送入乡村学校读书,因不服管束半年即退学。1902年,熊十力为策动军队而投湖北新军第三十一标当兵,白天操练,晚上勤奋自学。1905年考入湖北陆军特别小学堂。1911年,他参加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并任湖北督军府参谋。辛亥革命失败后,他又随孙中山参加护法运动。孙中山遭排挤被迫离开军政府,护法运动失败,这给熊十力很大的打击。此后,他离开政界,专心于“求己之学”。1920年,熊十力进入南京支那内学院研习佛学,一学就是三年。1922年,熊十力应邀到北京大学讲授佛教唯识学。梁漱溟在《忆熊十力先生》中回忆说:“不料想熊先生是才华横溢的豪杰,虽从学于内学院而思想却不因袭之。一到北大讲课就标出《新唯识论》来,不守故常……”在当时学界引起强烈反响。1932年,他四易其稿的代表作《新唯识论》出版,与稍后出版的《十力语要》、《十力语要初读》等书一起,构成了熊十力新儒家哲学思想的主要内容,也标志着熊十力哲学体系构建成熟。此后,他辗转于四川、浙江、广东等地讲学。1950年初到北京,任北京大学教授。建国之初,他还以“特别邀请人士”的身份参加首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后被选为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84岁的熊十力先生在痛感文化遭到践踏的失望中与世长辞,留下了300余万言的精神遗产。

熊十力先生的哲学思想以儒为宗,糅合佛学,建立了自己的新唯识论体系。他的著作《新唯识论》、《原儒》、《体用论》、《明心篇》、《佛家名相通释》、《乾坤衍》等自成一体,影响深远,《大英百科全书》称熊十力先生与华中师范大学的另一位校友冯友兰先生是“中国当代哲学之杰出人物”,还有人称他们是现代新儒家中双峰并峙的思想泰斗。熊十力先生认为哲学的主旨在于穷究本体,宇宙万物是本体流行的迹象。在认识论方面,他强调“返求本心”。他的“本心”本体论不仅是中国佛学在近代思辨发展的最高层次,也是中国哲学在近代实现创造性转化的最高层次。所以,蔡元培先生称熊十力先生为二千年来以哲学家之立场阐扬佛学最精深之第一人。

熊十力先生自幼就与众不同,独具才思而又自尊、自信。他曾一句“举头天外望,无我这般人”,令父兄就惊诧不已。走上学术研究之路以后,他的论学方式也甚为独特,许多论点都是在诘难、攻讦中产生和完善的。据熊十力先生自己回忆,他与他的黄冈老乡、现代著名文学家废名(冯文炳)先生见面一旦争论起学术问题来,总是各不相让,起初是面红耳赤,大喊大叫;继而扭成一团,拳脚相加;最后是不欢而散。然过一二天再相聚时则又谈笑风生,和好如初。他虽狂怪,然而豁达,在怪异的举动和精髓的思想中,也不乏爱国之情。抗日战争时期,他任教于四川乐山复性书院,虽处后方,但常因想起沦陷区的同胞受苦受难而禁不住失声痛哭。为了给各民族同心协力、共同抗日提供理论和历史依据,他撰写了《中国历史讲话》一书,大讲汉、满、蒙、回、藏五族同源。他认为,一个民族要生存下去,必须要有自己的哲学、自己的文化。为此,他孜孜于学术研究,以致于到了人称孤冷的程度,可他自己则说:“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谐和。”“凡有志于根本学术者,当有孤往精神。”正是这种“孤往精神”,使他独创出思辨缜密的中国化的哲学。他对学术的那种“孤往精神”,时至今日,仍有其可贵之处。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