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实评论89:大学最需要的是什么?
作者:史林编辑:文新
发布日期 2015-12-07 10:48:00

12月3日,著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在该校外国语学院作题为“演绎新三国演义——共同营造祥和繁荣的新亚洲”的演讲。因为是一个小型演讲,所以主办方没有公开消息,但能容纳两百人的教室仍被挤得水泄不通,前门后门外面也站满了学生。即使这样了,仍有学生获知消息后前往演讲地点,以致于章开沅无法进入教室。

考虑到90岁高龄的章开沅先生身体健康问题,主办方不得不请出一半的学生。早早就占座的学生哪里愿意离开,可是就是一百个不情愿也只好走出教室,因为90岁高龄的章开沅先生的确需要一个相对通风透气的环境。

由此笔者想到,一边是逃课成风的大学课堂,教师为了到课率想尽各种办法,刷脸、照相、扫微信、发红包等等,目的是请大学生走进教室;一边是人满为患的大师课堂,主办者竟要想尽各种办法,演讲实录、演讲视频、微博微信推送等等,目的是请大学生离开课堂。

不仅仅在华中师范大学会出现这一幕,在其他高校也同样存在这样的现象。其实答案很简单,清华大学“终身校长”梅贻琦早就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最需要的是大师,大学问家,大学者。今天的大学生之所以对大师趋之若鹜,是因为当今大师太少太少。

最缺的也是最需要的!当今大学最需要的是大师级人才。如果拥有几个乃至数十个大师级学者,何须让别人封一流大学的称号,自然而然就是一流大学。当然,大师不是一夜就能出现的,而是一步步成为大师的。这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而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就华中师范大学而言,真正称得上大师的张舜徽(国学)、章开沅(历史学)、邢福义(语言学),都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他们在各自的学术领域里潜心治学,认真严谨,持之以恒,逐步成为各自领域的大学者、大学问家。他们之所以能成为大学问家,与他们自身孜孜不倦一心治学有关,也与他们身处的环境相对宽松较少干扰有关。

当今大学不是没有大师级人才,而是缺少孕育大师级人才的外部土壤。这个外部土壤既包括浓厚的治学风气、和谐的人际关系,也包括科学的评价体系、合理的职称制度,更包括大学的办学理念、主政者的追求。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大学不缺少有大师潜能的才俊凤雏,而缺少独具慧眼的“伯乐”和孕育大师级人才的土壤。说到底,大学最需要的还是懂教育的梅贻琦式的校长。因为只有这样的校长,才能创造出大师级人才成长的“外部土壤”。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