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辅导员”未必有益学生成长
作者:王怡然编辑:周健
发布日期 2016-03-29 13:47:00

文/王怡然

近日有媒体报道我校数学与统计学学院博士生辅导员徐芬八年时间给学生家长手写了3200余封信,被称为学生的“暖心姐姐”(《武汉晚报》3月15日报道)。报道专注其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但笔者认为面向大学生的这种“无微不至”却值得商榷。

除了给家长写信,建立家长交流群,徐芬还做了许多其他的事情。比如要求学生早睡,并通过室友互相“拍床照”监督;利用晚点名时间带领学生互相做手操按摩放松;关注微信朋友圈里家长们发的有关孩子的动态;要求学生上交周记认真批注后发回等。

如果隐去其身份,我们认为读者很难分辨这是大学教师或者中小学教师的教育管理行为,这就是问题所在。在大学,辅导员是从事学生思想教育和行为管理工作的专职人员,负责学生日常管理工作。辅导员有责任心、关心学生健康成长本是件好事,但身份所限、职责所在,辅导员有对学生进行管理应有一个限度。事无巨细的管理,在提倡学生独立的大学环境下,未必是一件有利于学生成长的好事。

大学是一个开放的地方。学生离开了家长的管束,在获得自由的同时,自我管理能力与分辨是非能力也应有大幅度提高。而像“高中班主任”一样的“奶妈式”管理法可能让不少同学感到无法接受。

哈尔滨工业大学在去年出台一条规定,学生不许玩游戏,一旦发现则记过处理。这一“奇葩”规定让许多同学十分不理解,爱玩游戏的同学则开始研究各种套路来躲避学校管理。以前光明正大玩一下午就停下,现在东躲西藏,硬生生把“战线”拉成一天,浪费无数本该学习的时间。

学校的“铁腕”管制意义何在?大学是学生们心目中的乌托邦,没有高中的升学压力,也没有社会的尔虞我诈。在这里,学生理应享受一段由自己支配的时光,并提高自己的自我管理能力。而学校的严管理可能降低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靠“看管”取得好成绩的学生,一旦步入社会很有可能无所适从,调节不好心态,严重者将被竞争激烈的社会淘汰。

这种管理方式的实用性极低,管得住学生的身,管不住学生的心,大学生可能用更多的时间来琢磨如何对抗学校政策,反而得不偿失。大学不同于高中,各种社团活动、学生工作、竞赛考证充斥着学生的生活。面对繁杂的事务与学业,大学生理应自己学会安排时间,而不是由学校规定。在固定的时间做固定的事情,无疑降低了学生做事的效率。

大学的无拘无束不等于随心所欲,但也不能过分苛求。在桎梏里度过这最美好的四年,于大学生的身心没有益处。笔者认为,现今社会高校的教育理念,亟待转变。将大学校园做为一个广阔的平台让大学生们自由全面发展,这样培养出的人才,也许更加适应当今社会的需求。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