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公共资源供给方可解决占座乱象
作者:林珈玉编辑:王献
发布日期 2016-10-31 14:39:00

文/林珈玉

10月28日,校图书馆对馆内占座书籍进行了一次集中清理。次日,众多考研学生试图在杂乱的书堆中寻找自己的书籍资料,但大多失望而归。此次对占座物品的清理既让不少苦于在图书馆找不到座位的学生拍手称快,另一方面,也让不少“考研党”损失惨重。

据了解,临近考研,图书馆在八楼设置了考研专区供考研学生使用,但空间太小,大多数考研学生只好去别的楼层学习,其中不少考研学生则将书放在图书馆占座。经过28日的“清书”后,一些考研学生的复习资料、书籍已经无处可寻,有的甚至“所有资料丢了一半”。

早在去年,就有学生就占座问题写信给校领导,指出我校图书馆存在严重的占座现象。之后,图书馆也采取了多项整改措施,如占座图书在闭馆后被统一清理到门口、增加座位预约系统等等,但在一些楼层,占座现象依然非常严重,而新开发的座位预约系统也乏人问津。

此次“清书”可以说是长期以来图书馆占座问题的缩影。一方面,公共资源的供应不足刺激学生占座,另一方面图书馆的现行制度约束力差,对占座的认定、整改成本高,也鼓励了学生的占座行为。而问题的解决之道,在于要增加自习教室等公共资源的供应,而不是一时的突击行动或可操作性差的制度。

在我校,教室资源也较为丰富,七、八号教学楼均为供学生上课的教学楼。但由于没有专门的自习室,教学楼内也没有公示可供自习的教室,常常出现学生在教学楼里自习到一半就被告知该教室下节有课的情况,让学生不胜其扰,所以考研的学生会更倾向于选择去不会有人打扰的图书馆自习甚至长期占座。

图书馆方面,对“占座”行为的认定难度大,无法确定究竟多长时间为“占座”,也不能确定究竟是谁在占座,导致了对占座的追查难度变大。有的阅览室可能有几百个自习的学生,但管理员却只有一两个,制度执行的高成本也使得规定难以为继。即使每周五进行清书,下个周一也会有人开始占座,从而进入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放眼其它兄弟学校,华中科技大学在东九、西十二这两个大教学楼一楼都有公示可供自习的空教室。武汉大学在第五教学楼、信息学部一号教学楼也有类似的空教室公示。武汉理工大学则把图书馆一楼设为自习室,并且在考研期间会开放通宵自习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教务处网站上也会准确显示每节课没有排课的空教室供学生选择使用。

针对图书馆占座问题,武大图书馆采取了使用便条的方法,座位使用者需要离开时在便条上留下离开时间,在此时段内可供他人使用,也使该校图书馆占座情况得到一定的缓解。

我校七、八号教学楼一楼都设有播放通知的LED屏幕,教室资源也很丰富,学校可以参考外校把每节课的空余教室信息统计好后放在一楼的LED屏幕上供学生选择,也可以在教学楼或者宿舍楼中专门开设考研自习室以供学生使用,各学院则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将所属教室安排给学生使用。

图书馆严重的占座现象根源于公共资源的供应不足,而现行约束力较弱以及部分学生缺乏自我约束则使得占座现象愈发严重。从这个角度出发,校方不如转变思路,整合教室资源,提高教室使用效率,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之道。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