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未成年人性教育是时代发展的必需
作者:程德坤编辑:佘丹林
发布日期 2017-09-23 23:47:00

文/程德坤

八月中旬,南京南站候车室内一名年轻小伙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同行女孩实施猥亵行为,其身旁父母并未劝阻。随后经警方调查,女孩系该家庭养女,已随养父回家。消息曝光后,对于小女孩在被猥亵过程中的木然,网友们联系今年3月北师大出品的性教育读本被迫收回事件,认为我国停滞不前的未成年人性教育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在面对性骚扰时无法辨别以致麻木的原因。对此笔者认为,推动未成年人性教育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需之举,不应因消极评价而放弃,忽视未成年人性教育必然带来一代人对“性”认知错误产生的恶性循环。

纵观历史不难发现,对“性”的避讳在我国根源由来已久。从群婚到单婚,从唐朝的开放到宋以后的严酷,统治者无一不通过封建说教或法律禁锢人的欲望。当性封闭与性保守成为社会常态,对性的管控便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经济推手和文化标志。在性观念逐渐开放的今日,根深蒂固思想氛围成长下的家长们不免在子女性教育上存在认知偏差。“谈性色变”作为普遍现象而存在,实则因当下社会在未成年人性教育方面仍是一块处女地。

以成人认知的羞耻感代入未成年人开展的性教育,这种错误的教学思想本应在新时代得到改变。深圳市曾用两年多时间以问卷方式就性教育问题对学生及家长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该市小学生基本未开展性健康教育,大部分中学生对性教育现状不满意且认为其“过于保守”。面对未成年人的性教育现状,部分校园的性教育往往只局限于初中生物课上的性器官教学,止于考试。成年人对其他性知识的避而不谈及对更低年龄层的忽视,客观上导致了未成年人或转而寻求其他渠道了解,对性产生错误认知,或对性一知半解,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事实上,对性的忌畏导致的性教育缺失很大程度上成为了目前未成年人性伤害案件频发的元凶。据女童保护项目统计,2016年全年仅媒体公开曝光的性侵害儿童案例已达433起,熟人作案近七成,七百余受害者中更以7-14岁中小学生居多。性教育的缺失使得未成年人面对性侵害的到来无知无感,社会文化也在潜移默化中使性知识匮乏的未成年人逐渐产生性羞耻感,面对性侵害羞于启齿或无力自卫,放任侵害继续发生。

尽管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犯罪在国外也时有发生,但许多国家早已开设未成年人性教育课程,让更多的孩子们在侵害发生前得以辨别,或在侵害发生时可以进行一定的自保。上世纪70年代初,性教育就进入了芬兰中小学的教学大纲,幼儿园也有正式的性教育图书,近邻新加坡至1999年也已经有9000多名公民接受了性教育课程。然而我国性教育仍处于一片混沌,甚至刚刚迈出步伐便被轻易破坏。

我国未成年人性教育的缓步不前在当前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增速下显得格格不入,当代部分家长仍秉持着旧时代思想对性避而不淡,殊不知时代发展之快,上一代人的经验之谈在很大程度上已落后至于无法对下一代进行指导。随着性侵害案的不断增多,继续在性耻感文化下成长的未成年人无非是待宰羔羊,性教育的缺失随着时代的发展终将成为社会安全的一大隐患。

在性教育缺失的环境中成长的一代人对“性”的畏惧和污名化将会带来恶性循环,在不断的进步-退步之中使下一代的性教育始终难以发展,而落后于时代的性教育对保护未成年人百无一利。在时代的发展洪流之中以“堵”来保障未成年人的安全是无稽之谈,上一代家长应停止将成人世界的性羞耻代入未成年人世界,白臂膊归白臂膊,不加以想象力的跃进,因唯有在适当引导下的“疏”才可以真正保护子女的安全与权利。只有正视下一代性教育可真正保护未成年人,因为受教的不仅是自己的子女,更是未来的父母。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