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棍节” 华师男女生如何度过?
作者:李嘉慧 陈洁 邹博编辑:管高蕾
发布日期 2011-11-13 00:50:00

文/李嘉慧 陈洁 邹博

2011年11月11日,百年一遇的“圣棍节”。

有人说,光棍节的来历要从四个过着单调生活的单身汉说起。他们没有人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日子过得无精打采,终日打麻将度过。有一天他们打麻将从早上11点打到了晚上11点。奇妙的是,不管谁赢,都赢在了“四条”上。更加巧合的是,这一天正是11月11号。为了纪念这一天,他们给它命名为“光棍节”。

有人在节前努力“脱光”,有人在节前争取“变光”;有成双成对牵手去餐厅共进烛光晚餐的,有形单影只迎风去影院看《失恋33天》的。一场世纪“光棍节”的来临,不一定有多大意义,但为大学生的生活增添了些许滋味,没有年龄限制,没有男女之别,只要是单身都可以把自己称为是光棍。

且看华师男女,如何过节。

电影Or上课Or国足 光棍“一光到底”

光棍节来袭之际,正逢电影《失恋33天》和《星空》上映,如此应景,自然有许多光棍不会错过。 文学院的明婕打算和朋友逛完街后,自己一个人窝在寝室看《失恋33天》。她略微有点失落的说自己又失恋了,但是又马上说没什么难过的了,只不过是找个理由玩而已。“看《失恋33天》是为了教会自己幸福,当然,电影永远是阿司匹林,生活永远比电影艰难,最终还是要生活教会我们 给我们幸福。”

“我的光棍节只能献给实验室里冰冷的零件了,与一个个简易机器人做伴,真是应景。”物理学院的韩春龙要跟着老师做开放实验,“我一定要让寝室那些脱了光的给我买棒棒糖吃。”新一期的党课培训也在今晚来凑热闹,叶斌说:“光棍节上党课,扼杀了的娱乐计划啊。不过,我就心甘的过吧。”政法学院的马诚诚本来准备在这天借机好好休息娱乐一下的,可同样因为党课放弃了这个想法。

忠实的球迷守在电脑前幽怨又略显期待地看国足,给自己“添堵”。可是“果然还是没有奇迹,光棍节照常过,国足照常输”政法学院柳楠在人人状态中抒怀。

抱团过节 期待“脱光”

除了自己一个人或和朋友一起逛街、看电影外,有很多人选择和社团成员在一起过节,或是自己组团,搞小型联谊。

光棍夜,佑铭体育场上分外热闹,武术协会、笛箫协会以及一些班级都选在这里过光棍节。既是为了加强组织内部的沟通,也是为了应“光棍节”这个景,期待意外的喜事发生。

武术协会副会长杨庶侯笑着称:“2011年11月11,不就是‘爱你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吗?这也是情人节。”虽然他表示不会去撮合别人产生感情,但是也希望为会员制造一个交流的平台,让他们自己产生感情。

来自4个学校的12个同学在逛完街后,来到佑铭体育场上放飞孔明灯。而12个人中并没有我校的同学,来自中南财大武汉学院和武汉理工的同学居多。策划者武汉学院的Fanny介绍说,12个人的小团队就是一个小型联谊,男生女生各占半数,除了一对情侣,其余人都是单身。而且,有的朋友是今天第一次见面。“我是想借此机会让朋友摆脱单身,但是成不成功是另一回事。”Fanny笑称。

“棍棍”们的单身宣言

还有一群人在网上大方的宣告出自己想要在这天脱离光棍的愿望,“求妹子”这样的状态时时可见。

(图片由柳楠提供)

“哇…广大妹子们,柳楠是好人…我对楠哥真身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楠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谈钱伤感情…还在过节的赶快来八号楼找柳楠!”在光棍节这一天,政法学院柳楠的一个朋友在人人上发了这条状态,而柳楠本人也大方的转发了这条状态,表示“这不是广告”。

[1] [2]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