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逸夫的华师遗产
作者:秦北辰 程遥编辑:周健
发布日期 2014-01-11 20:19:00

文/秦北辰 程遥

“邵逸夫去世了,有去逸夫楼缅怀的吗?”1月7日上午,一则帖子出现在华师贴吧,换来整齐的默哀“队形”。网友讲,“有学校就有逸夫楼”这条规律,在华师并不例外。

实际上,武汉高校中,华师有着最多的逸夫楼。从1987年1月章开沅校长赴港接受捐赠起,共有科学会堂、一附中体育馆、附小南楼、化学楼、国际会议中心五座楼相继落成。

这就是邵逸夫的华师遗产。

科学会堂:湖北省第一座“逸夫楼”

“朴实,庄重,大方。”邵逸夫曾在亲笔题写的“科学会堂”标识下,称赞过这座面积一万平米的综合楼。

作为全国第一批、湖北省第一座“逸夫楼”,初为白色砖墙、最高五层的科学会堂是利用邵先生1000万港币捐款建造起来的,也被称作“逸夫苑”。它于1987年10月奠基、并在1990年5月落成。

这座今天略显局促的建筑,解决了学校当初的“燃眉之急”。

“房子,房子,一天到晚都是房子!”当时分管基础建设的副校长尹其光回忆,八十年代末,华师的建筑面积已难满足研究与学习需要,“开会找不到大的地方,研究也缺地方,全校就十几万平米,不到现在的四分之一。盖楼吧,又没有钱。”

直到科学会堂在只有七座楼的桂子山拔地而起,情况才有改观。不仅近现代史研究所与粒子科学研究所面积数倍于原来,图书馆的理科书籍也被迁移到此。

科学会堂的一层建有当时少有的会议大堂。据老校长王庆生回忆,数百人的容纳量在武汉高校中“独此一家”:“别人来开会,一看我们的会堂这么大,装修很精致,这才厉害!”

“学校当时要发展、上水平,需要对外交流,交流就要有个地方。”尹其光这样解释科学会堂的作用。他说,会堂建成后,不仅学校的大小会议多在此举行,各项国内国际学术活动,也终于有了“拿得出手”的场所。

1993年9月,邵逸夫先生来汉参观杂技节,顺便到华师参观。王庆生校长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很安静、话很少。

“希望对学生学习、老师科研有所帮助。”他记得邵逸夫说过这样一句话。

1994年9月,由邵逸夫捐款60万元的华师附小南楼建成,改变了平房教学的格局;1995年3月,利用100万元捐款建设的一附中体育馆开工,这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中学体育馆之一。

化学楼:一栋楼解放两个学院

“厕所都扒了,放化学药品。”谈到生物系、化学系“共处一楼”的紧张,曾任化学系主任的万家亮提高了平稳的嗓音。

今日的生科楼当时被两系共用。万家亮说,出于研究需要和扩招的影响,不到6000平米、仅有四层的小楼远不能满足两个系所的需要。不仅三、四楼厕所被改造为化学药品陈列室,就连如今并不宽阔的走廊,也曾被生物系用木板隔出空间、作为专用的标本陈列区。

“没有地方做研究,人才留不住。引进一个跑一个。”想起几位“海归”博士因研究条件与地方限制没有留下的事情,万家亮仍旧感到可惜。

由邵逸夫捐款1000万港币的逸夫化学楼在2000年建成后,窘境才被打破。不仅化学系获得了10000平米发展空间,生物系的活动范围也增加一倍。

化学系为博士生与学术骨干安排了科研室,“留住了人才,发展了学科。”此外,多媒体技术实验室与计算化学实验室也在新空间建立,而资料室、报告厅与研究生教室都被预留了位置。

搬进新楼的还有农药化学研究所与分析测试中心。两个单位在逸夫楼中与化学系实现了资源共享。“在实验室、研究过程、研究成果上的配合,是三个单位合并成为化学学院的基础。”万家亮说,每当看到化学学院的发展,都会想到逸夫楼。

2009年,逸夫国际会议中心在国际文化交流园区建成。这座能容纳300人参加会议的建筑分为上下两层,被定位为高端会议的举办场地。

厚爱师范学校的邵逸夫

尹其光曾于1999年1月到港接受对逸夫化学楼的捐赠。就在这一年,教育部委托华师对邵逸夫的长江游览做引导、服务工作。

负责这项工作的还是尹其光。他同学校外事处与湖北省教委的工作人员预先确定导览路线、进行实地踏勘。

“景点的滑竿他能不能坐,我们都要试试。”他们预先走过了由三峡、白帝城、巫山到重庆的全部路线,“每个地方,干些什么,要先试验一遍。”

5月,92岁的邵逸夫同亲友、社会名流六十余人登上邮轮,开始了长江旅行。尹其光全程陪同。邵先生给他留下的印象,依旧是安静,“吃得少,自己走,话不多,同他说话,总是点头笑笑。”

“在船上,每天他吃得不多,据了解,他对花钱也很谨慎、甚至有些吝啬。但是在盖楼上,花的钱就很多了、也慷慨多了。”尹其光对邵逸夫印象深刻,“这位老先生,不只是位慈善家,还有很强的爱国情怀,他明白,中华民族的复兴在于培养人才,在这之中师范教育是主体。所以他对我们学校特别厚爱。他捐赠的巨款解决了我们学校很大的问题。”

“当时是雪中送炭。事业需要发展,学习环境需要改善,可是没有钱。”王庆生老校长也说,“邵逸夫生意做大了,赚了钱,不唯己,反而回馈后世,为后人所称道,这种赤子情怀、高尚人格,是一座丰碑。”

在白帝城,尹其光曾找到机会,对邵逸夫表示感谢:“在您的支持下建了几个楼,拓展了教学空间。学校九千位师生都念着您的恩情。”

“不感谢,不感谢。”邵逸夫微笑回答,“我的钱取之于民众,要用之于民众。要感谢你们,你们辛苦了,建了那几个项目。”

“只要建得好、用得好,我就很高兴了。”邵逸夫说。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