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周年校庆】打造一批精品图书 传承百年学府文化
作者:洪山 曾师斯编辑:程秀莉
发布日期 2013-09-30 10:09:00

文/洪山 曾师斯

《不朽的文华》、《百年华大与百年记忆》、《华大精神与人文底蕴》、《众浪大化中——二十一世纪章开沅在华师》、《教育之道与管理之道》……

20种图书,800万字,传承百年学府文化,这就是校出版社精心打造的纪念华中师范大学110周年校庆的相关图书。校庆到来之际,这些书与师生见面。

全力以赴 精心打造校庆图书

纵观中外大学发展史,我们可以明确看出,世界上任何一所高水平的大学都有自己的文化根基。

抚今思昔,追根溯源。经历110年的漫长岁月,华中师范大学倍加珍视自己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因为这是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文化之根。

110年校庆,是总结梳理百年学府文化之根的良好时机。为了出版一批传承百年学府文化的精品校庆图书,校出版社与相关部门及作者早在2011年就开始策划选题。

2012年下半年,校出版社先后召开了多次校庆图书内容选题会、书稿组织策划会。毕竟,校庆图书策划编写都是在作者和相关单位正常工作之外进行的,所以大部分书稿并没有按照预定时间交稿。

“学术出版中心的十几个编辑工作没有白天和黑夜”,由于大部分的校庆图书作者交稿较晚,今年6月才陆陆续续完成书稿。而暑期正是出版社图书编辑最忙碌的时间段,很多教材和教辅要赶在暑假开学前完成。

6月底交稿,10月初校庆,只有短短的三四个月时间。怎么办?一切为了校庆,为了一个文化校庆,校出版社决定放弃部分经济效益好的图书编辑出版,领导亲自带头抽调精兵强将全力以赴做好校庆图书的编辑出版工作。

今年暑期,校出版社近二十名编辑在高温酷暑中艰苦奋斗了整整两个月。暑假两个月里,他们没有双休日,更没有假期,加班加点,集中精力做好校庆图书的编辑校对。

时间紧,任务重。校出版社总编辑段维说,按照出版书的常规,成熟的稿子交到出版社,最快需要半年见到成书。而今年的校庆系列图书,不仅编辑时间短且原书稿作者在交稿后仍在不断地要求完善书稿,所以给编辑工作带来很大的挑战。

编辑过程中,虽然困难重重,但大家没有怨言,只有一个信念,为110周年校庆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经过一百多天的日夜奋战,20种校庆图书编辑出版工作如期完成,目前这批图书已陆续与师生校友见面。

20种图书,800万字,为华师110周年校庆献礼,更为华师历史文化的传承增添了夺目光彩。

学脉深厚 校庆图书为百年学府正名

我校肇始于美国圣公会1871年在武昌创办的文华书院,其正式起点是1903年文华书院设立的大学部,迄今已历110载。

110年的办学历程中,学校在时代的风雨中兼程,在历史的嬗变中新生,在建国后的曲折中前进,在新时期的改革中发展。

总有些零零散散的文字和“传说”,却鲜有整合起来的专著。而今年校庆期间,师生校友可以读到几种有关学校百年历史的有意思的精品著作。

《不朽的文华》是其中最值得一读的精品。该书由著名教育史专家、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撰写。从文华公书林到文华大学图书科、华中大学文华图书科再到文华图书馆学专科学校,“文华”所开创的中国图书馆事业、图书馆学教育以及档案管理学教育一直弦歌不绝,从未中断。他从一个历史学者和教育学者相结合的视角生动再现了文华的不朽历史,并总结提炼出“文华精神”。

周洪宇指出,“文华”既能在顺境中破浪前进,也能在逆境中奋发前行,其根本原因在于其独有的“文华精神”,即文化为公的博大胸襟、乐于奉献的服务理念、炽烈真诚的创业激情、不屈不挠的刚毅品质、求真务实的干事作风、开拓创新的豪迈胆魄。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周洪宇说,今天我们追溯文华百年办学历程,缅怀文华先辈们的光辉业绩,总结内涵丰富的“文华精神”,对于弘扬我国优秀文化传统,发展我国教育文化事业,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无疑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校出版社副社长董中锋撰写的《华大精神与人文底蕴——学人·学术·学养》一书,通过对代表性学人的描述,从学术层面展现华中师范大学的历史。该书选取在华中师范大学及其前身工作过、学习过的学人,着重描述其学术经历、学术成就以及学术影响,既有诸学人完整的履历记录,又有典型的细节描写;既有总体的学术成就概括,又有代表性的学术成果介绍,彰显个性特征,昭示心灵世界。

著名学者、武汉大学教授冯天瑜在《华大精神与人文底蕴——学人·学术·学养》序言中说,“华大学人们的智慧与成就,已然成为中国现代教育史、学术史的篇章,并构成宝贵的大学精神,具有劲拔的启悟力,足以激励后学循例进取”。

优秀的大学离不开优秀的大学管理者。一个大学管理者应该深谙教育之道与管理之道。校党委书记马敏教授所著的《教育之道与管理之道》反映了其担任主要校领导十多年间关于大学教育之道与管理之道的独特感悟,书中既有关于大学理想、价值、使命等理论层面的深度思考,也有关于教育改革、办学特色的实践探索,真实记录了其丰富生动的办学个性和风采。《教育之道与管理之道》是马敏对自己十多年来有关教育理念与实践经验的记录,既能反映我校十多年来的办学理念与发展历程,也对高校管理者与高等教育研究者具有启示与借鉴意义。

华大百十年积淀的深厚历史,是华大人取之不竭的宝藏。《华中师范大学校史(1903年—2013年)》充分吸收100周年校庆编写的校史成果,在原有的基础上充实、完善,在新的历史高度反映我校的百年发展历程。百年校庆以来,我校以建设“教师教育特色鲜明的高水平大学”为目标,抢抓机遇,深化改革,与时俱进,走科学发展、内涵发展、特色发展之路,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发展中的华中师范大学(2003-2013)》全面记录了我校2003年至2013年这十年间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科学研究、队伍建设、社会服务等各方面工作的新进展、新成就。

《桂苑诗词楹联选》作为唯一一本与诗词相关的校庆图书显得底蕴十足。该书收录华师的黄鹤诗联社将近十年来社员以及社外广大教职员工的诗词楹联作品,并加以筛选和编辑。这些作品既反映出整个社会的新貌,更是集中地反映出华师十年来的飞跃发展。

另外,《百年华大与百年记忆》、《众浪大化中——二十一世纪章开沅在华师》、《20后寄语90后——章开沅小品文集》等从不同的视角展示了华中师范大学110年历史文化。

学术出版 薪火相传启迪后人

一流的大学需要一流的出版,一流的出版也离不开一流的大学。出版社与它所依托的大学是互相促进、出版与学术相长的关系。大学的文化积累与学术研究为出版社提供出版资源,而学术出版又能够呈现学校的学术成果。

学术出版可谓大学社生存发展的灵魂。校出版社多年来一直坚守自己的文化使命,重视学术出版,始终将学术出版作为几大产品支柱中的重要板块,设置专门的编辑中心,配备专业编校力量,从事学术图书的生产。

我校是中国真正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少数知名大学之一。在一百多年的办学历史中,涌现出了不少学术大家。校出版社依托百年学府,高举学术出版的大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出版学术著作。

校出版社严定友副总编介绍,近年来校出版社出版的社会反响很好的学术精品系列有《辛亥人物文集丛书》、《湖北通史》、《华中语学论库》、《苏州商会档案丛编》、《华大学人研究书系》、《钱基博集》、《张舜徽集》以及“华大博雅”旗下的“史学文丛”“法学文丛”“教育学文丛”“社会学文丛”等。其中,历时8年精心打造的《张舜徽集》获得第三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文库》获得第四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提名奖。

相比于畅销书,出版社出版学术书所承担的经济风险更大。从事多年学术图书出版的冯会平主任认为,当前学术出版的困境是出版社的资金周转的压力以及编校人员的缺乏。“最大的困难是出版社面临的经济压力。”

冯会平介绍,学术书不同于市场上的畅销书,由于其专业性极强、受众面窄,图书市场销量有限,导致经济效益不明显。且学术书由于专业性强,编审难度大,报酬低。“出版社有人计算过,编审一本难度大一点的古籍书,一小时的劳动报酬远低于一个清洁工的劳动报酬,特别是一些涉及古籍整理的、年代久远的资料,编审这样的书稿,更是需要‘板凳坐得十年冷’。这在现在一个快节奏的社会是难能可贵的。”冯会平呼吁,国家和社会应该给予学术出版以较大力度的经济资助,以缓解出版社在坚守学术出版方面的经济压力,从而促进出版社推出更多优秀学术精品。

近年来,在浮躁的大环境下,在出版业对码洋、规模的追求中,每个出版企业都面临着经济与文化的双重压力,对学术出版的坚守越来越难。然而,即便面临诸多压力与挑战,我校出版社一直秉持着“文化为本,品牌立社”的出版理念。校出版社社长范军始终强调,“出版产业作为文化产业的核心部分之一,其真正的贡献在产业之外。在出版产业中,经济只是手段,文化才是终极目的。”范军在出版社内外多次提出,“作为文化企业,要永远牢记自己的文化使命和社会责任,多出精品,多出好书,把社会效益放在突出位置,做书比人长寿的传世伟业。”

范军一直认为,出版本质上是理想主义者的事业。他说,出版业需要文化与经济的平衡,但文化始终是出版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当出版的经济价值充分实现,有助于至少是无害于出版的文化价值的实现,这种出版经济是值得鼓励和支持的。当出版的商业利益、经济驱力冲淡甚至损害优秀文化的积累、创新与传播,污染社会的环境和人类的心灵时,这种出版经济是必须得到制止甚至铲除的。出版的本质决定了它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是格格不入的;真正理解出版本质和懂得出版价值的人,必定是充满人文情怀与理想精神的人。

坚持文化乃出版之本,学术是出版命脉。正是在这种信念的指引下,校出版社一直把传承百年学府文化的责任扛在肩上,出版打造百年华大的文化精品图书,薪火相传启迪后人。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