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电了,熄灯号还在回响
作者:翁书婧 滕笑丽 肖紫烟编辑:值班编辑
发布日期 2013-11-28 01:49:00

记者/翁书婧见习记者/滕笑丽肖紫烟

国庆节归来,住在元宝山宿舍的大一新生王爱看到了寝室门口的熄灯通知,从这一天开始每晚11点30分后,熄灯带来的漆黑将打断他和室友们夜的欢腾。

我校现行熄灯制度规定:绝大部分本科生冬季作息时间段每晚11点30分熄灯断电直到早上6点供电,夏季作息时间全天供电;研究生宿舍全年24小时供电。

目前,类似这样的制度在全国高校内普遍实行,武汉由甚。与早些年间不同,如今的熄灯再也没有熄灯号的奏响,但每次深秋的夜晚,这无形的熄灯号都能掀起大学校园的波澜。

从武汉大学湖七宿舍因熄灯问题造成的冲突,到清华美院女生一组熄灯海报引发的争论,学生们越来越对学校统一熄灯这一举措感到不满,到点熄灯就寝这一看似古板的习惯似乎在95后一代眼中过了时。

只恨“夜”太短

对习惯熬夜的同学们来说,每个熄灯的夜晚,留给自己做事的时间总是很短的。文学院中文系11级李特如今还清楚地记得他在担任文学院学生会干部时的那段忙到疯的日子。去年在校运会和文华杯期间,身为体育部长的他为各种活动的准备忙到焦头烂额,“几乎没有在1点以前睡过觉。”彼时的熄灯给他的学习生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当时我们体育部都是连夜更新秩序手册,断网后东西都传不出去。”李特笑着说,“安空调,不熄灯,不早操,我觉得我会很爱华师的。”

与他相比,住在通宵供电的产宿的欧楚欣就幸运得多。“如果熄灯,我每天的工作不可能做完。”新闻专业的她在担任院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同时还在华大青年任职,“白天的时间除了上课和琐碎工作外,还要开四场会议,几乎没过过周末。”白天占满后,晚上的时间她就用来做作业,“有时需要做海报和设计,这些都非常耗时。”偶尔的空闲时间她还要用来看新闻,“一点半睡算早的,如果遇到华青报纸要排版经常会三点以后。”

华大在线调查数据:不熄灯,晚上做什么?

在华大在线87份的问卷调查中,75.36%的学生认为熄灯最大的负影响在于“无法完成自己需要完成的作业或工作”,65.22%的人需要熬夜完成“学习或工作相关的事”,学生们生物钟的兴奋点也显得越来越晚,62.32%的人认为自己晚上“效率很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正常生物钟似乎在这里没了说服力。

自己宿舍的灯什么时候关到底应该由谁来定。调查报告中显示,76.81%的学生认为熄灯制度限制了你自主选择熄灯时间的权利。“电费大家都是自己交的,人也这么大了,应该可以自己选择什么时候关灯吧。”对此研二学生张晓东回应道。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曾刊登过署名为胡泽的文章,其中写道:“对于早已年过十八的青年,假如这点自由都无法获得,这点信任都不被给予,这点尝试与自我纠正的机会都被束之高阁,你又拿什么指望他们独立自强。”

[1] [2] [3]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