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改革聚焦何处?
作者:郑子文 郭凯 于思玮 余竹韵编辑:值班编辑
发布日期 2013-11-05 13:02:00

文/郑子文郭凯于思玮余竹韵

今夏,广东省下发《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扩大和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促进高校加快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将逐步放开对心理健康、军训、就业指导、创业教育等课程学分的硬性规定。随即,广州日报刊发消息称“军训或成选修课”。

一时间,“改革”一词成为今夏军训的热门话题。

回顾军训历史,1955年新中国通过的第一部《兵役法》,奠定了学生军训开展的基础。随后,军训几经废、立,直到1985年学生军训试点工作才得以恢复。自1985年至今,军训已基本普及全国所有高校。

然而,军训的“高龄”并没有换来循规蹈矩式的尊重。与之相反,军训却在新一代90后、95后中饱受诟病。

改革,并非空穴来风。军训改革缘何而起?路又在何方?

军训尴尬:换成选修,多数人不会选

1984年10月,修订的《兵役法》中再度要求,学生需要接受基本的军事训练。

此后的30年时间,军训,就和大学新生绑在了一起。

不久前,华南师大公布了一组1984年大学生军训的照片。照片生动地记录了当时教官带领学生打靶、训练的场面,大学生脸上的喜悦显而易见。

事实上,军训在那个时代有着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曾经作为军人,我校人武部副部长张培生在学校工作时,也恰巧赶上第三次军训恢复。他回忆,那时大学生很活跃,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过军队,所以特别向往军人,充满着国防热情。

尽管是2002年参加军训,但马克思主义学院辅导员王海龙想起自己大学的军训时,依然认为正是痛苦的军训练就了他超出常人的自觉自律。“如果再选一次,我依然坚持军训。”

转眼,军训迎来了新的一代。然而,90后、95后的军训观念却不同以往。根据广东省今夏下发通知,华大在线在调查问卷中设计了“如果军训改为选修,你还选不选?”这个问题。从当面采访或问卷调查的512人中,统计发现有397人选择“不选”,占比达77.5%。

采访中,四分之三以上的受众“抛弃”了军训。客观上,军训在新一代中,正处于一个尴尬境地。

去年军训的童豪说:“当有选择余地时,我当然不会选军训,谁会那么傻?”

同样的选择也体现在新生身上。军训几十天下来,新生罗成的脸上难掩对于军训的失望。重复单调的队列动作、匆匆而过的打靶射击成了他挂在嘴边的抱怨。问及会否选择选修的军训时,他摇头否定。

军训悖论:“军训有必要”却推出“不选军训”

“我不选择军训,但这不意味着我认为军训没必要。”童豪告诉记者。

童豪的补充启发了华大在线,记者从之前512人中继续了解到,对于“军训有没有必要?”这个问题,认为军训有必要的学生有422人之多,而认为没必要的仅90人。认为有必要的学生占了82.4%,他们都谈到,军训能锻炼意志品质、养成好习惯。

“做记者,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军训中锻炼自己的意志品质是必要的。”新闻传播学院的方敬敏就在日记中写道。

[1] [2] 下一页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