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铁农村调查》《中国农村调查》出版发行暨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作者:华轩编辑:曹世生
发布日期 2016-01-21 14:00:00

华大在线讯(通讯员 华轩)1月20日,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满铁农村调查》与《中国农村调查》出版学术研讨暨新闻发布会在京举办。《满铁农村调查》(总第1卷·惯行类第1卷)、《中国农村调查》(总第1卷·专题类第1卷)是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2015年启动的“建设全球顶级农村调查机构工程”两大成果。两大成果分别为100卷,总字数将各为1亿字。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南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山西大学、中国农业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专家学者研讨了两种调查出版的意义和价值。

日本满铁调查是二十世纪最大规模的调查,4000人40年的持续调查,形成了浩如烟海的调查资料。在日本满铁调查中又以“中国农村习俗惯例调查”最为重要,简称“惯性调查”或者“惯调”。“惯性调查”由满铁北支经济调查所第三班(1941年改为习俗惯例班)共13人完成。惯性调查是在台湾、东北的旧惯性调查的基础和经验上的一次新调查,1940年开始准备,1941年11月开始调查,1943年11月调查结束,整个调查历时2年。调查人员共完成了114册调查资料。《满铁农村调查》(总第1卷·惯行类第1卷)就是根据这114册整理出版而成。

20世纪上半叶,出于长期战略目的,在日本满洲铁路株式会社支持下,日本数千人对中国进行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调查,积累了大量资料。就对农村调查的学术性、规模性和持续性来看,一度有人认为“中国农村在中国,中国农村调查在日本”。为了了解日本的对华调查,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与该校日语系合作,于2006年启动了“满铁调查编译”,并于2015年1月出版了《满铁调查》第一辑。之后,在进一步听取专家建议的基础上,对翻译的内容和顺序作了重新规划,并重新定名为“满铁农村调查”。目前,已翻译2000万字,计划为1亿字,现正在陆续出版。

“中国农村调查”是中国农村研究院在原有基础上,重新设计的调查计划。该计划在充分汲取前人基础上,对调查对象、内容和方法进行了深入讨论和充分论证,历时半年。内容分别包括村庄类、家户类、口述类、惯行类、专题类、文献类等。2015年下半年新版调查计划正式启动,数百名调查人员驻村入户进行全国普遍调查和区域重点调查,由此形成的调查报告达1000万字以上。近五年将完成计划的主体工程,总字数达1亿字。

2015年,中国农村研究院在原有基础上启动了“建设全球顶级农村调查机构工程”。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徐勇教授介绍了启动该工程的背景,一是中国是世界农业文明最为悠久和发达的大国,二是中国在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上有着丰富的经验教训,三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传统农村农民正在迅速消逝,四是世界农村都在向现代化迈进,但各自的起点和底色不同,道路也不一样。作为崛起的大国,应有与大国地位相称的学术文化工程。在农村调查方面,19世纪看俄国,20世纪看日本,21世纪理应看中国。正是基于以上背景,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与各方协同,启动了“建设全球顶级农村调查机构工程”。工程主要包括“一主三辅”,“一主”为该院正在进行的“中国农村调查”,三辅分别为“满铁农村调查”编译、“俄国农村调查”编译和“海外农村调查”。该项工程有三大目标:一是学术目标——为农村的变化寻根问底,深度认识中国;二是政策目标——为国家“因地制宜”的决策提供充分依据;三是历史目标——抢救正在消逝的传统农村和农民历史。目前已有多家机构和数千人参与“建设全球顶级农村调查机构工程”,主持者希望其能够成为“21世纪农村调查看中国”的“世纪工程”。

据了解,2015年该院独立建制以来,在决策咨询、学术研究和数据库建设等方面都取得显著成效,研究人员向决策部门提交政策咨询报告85份,中央和部委领导批示的决策咨询报告54份;获科研经费近633万元,人均科研经费居全校前列,文科排名第一;在《中国社会科学》等高端刊物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地方志和农村资料收集量位居全国前列。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