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见洋二解读中国诗歌中的儿童与童年
作者:张野溪 闫晨雨编辑:孙洁
发布日期 2017-03-12 20:18:00

华大在线讯(见习记者 张野溪 通讯员 闫晨雨)3月10日,日本大阪大学中国文学研究科教授、日本宋代文学学会会长浅见洋二在文学院一楼报告厅以“中国诗歌中的儿童与童年——从陶渊明到陆游、杨万里”为主题做报告。他追溯六朝至唐宋时期典型诗人的诗词,对他们诗歌中“孩童”这一意象做出了简单的归纳,探讨了诗人的个人经历及思想与诗歌中孩子形象的关系。

浅见洋二率先表明自己的观点,因儿童尚不会写文成诗,中国诗歌中的儿童形象是大人或是靠亲身所见或是靠对自己童年的回忆而创作的。由此他得出诗歌中孩童的形象实属大人们思想经历的反映,他通过援引诗文,大体将魏晋至南宋诗歌中孩童形象分为“缩小版的大人”、“作者对童年追忆

“中国古代孩童在魏晋时期诗词中的形象是被放在理想状态下、符合儒家规范的成人的描述,是基于儒家的目的论形成的,所以那些学业优秀、品德端正的像大人一样的孩子作为理想儿童形象被普遍接受。”浅见洋二又举出王充在《论衡·自纪篇》中描述自己儿时奋发读书不与调皮的孩子相似的例子,来解释王充个人以成功者的身份回忆童年时仍未摆脱儒家目的论的坚固框架。王充诗歌中的孩子缺少孩童的本真,使得诗歌中的孩童形象仿佛是“缩小版的大人”。

“西方的自传在个人历史中,主要针对过去的自己和现在自己的不同,而中国的自传却是更注重表现自己和周围人物的不同。”浅见洋二引用导师川合康三的观点解释道,杜甫的诗歌可以说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个转折。

他认为,杜甫的诗歌中有中国最早关注自身的记载。杜甫的《百忧集行》中就讲述了治学年龄的自己爬树偷吃梨子、枣子的故事,大胆地突破儒家框架将不知苦难的孩子的纯真展现出来。而杜甫在《壮游》中回顾自己的一生,也将自己少年时的意气飞扬与现实的窘境加以对比,表达了对童年的追忆。

南宋的诗歌又出现了新的儿童形象,如陆游、杨万里的诗歌中对于儿童的情景描写更体现了对儿童天性的肯定及与儿童的同化。另外,浅见洋二还以陆游和杨万里两位长寿的诗人引申出中国诗歌中的老年形象。

“童年时期和老年阶段都是置身于事外的,都具有私人性。诗篇中大部分的关于老人和儿童相互依偎嬉戏的画面更是显示了和谐的乡村图景以及对于乡愁的怀念。”浅见洋二指出老年文学和儿童文学一样是文学史上宝贵的财富,表现衰老的“老年文学”更是中国诗歌空间的新探索。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