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乐学 >

【我的清明】 杨梅

时间:2017-04-22 11:29 来源:物理学院 作者: 黄焕菁 编辑:果冻运营 点击:

 

  十几年前和杨梅结缘是在雨纷纷的清明。

  家族三辈人齐聚,备上宰杀去毛的鸡鸭、醇厚辛辣的白酒,还有一摞摞的金银元宝红纸,满满地装了两扁担。每年扫墓的地点都是一样的,驱车一两小时到达郊区。入眼满是翠绿,大大小小的丘陵,远处是蓝天古木,带着潮意的黄土小道蜿蜒其中,一看即知是所谓的风水宝地。碰上梅雨,又是另一番情致,天地朦胧,绿色大地上长出了五彩的伞花。

  家乡把扫墓喊做“拜山”,土地是公有的,不管前世如何,今生那片广阔的丘陵,远远近近的摞着大小几乎一样的土堆,倒像是一座座小山了。我很好奇,老一辈的人是如何认得自家的小山,蜿蜒曲折的小道在我看来无甚分别。我也好奇,那儿到了晚上又是怎样一番光景,会不会零星冒着“鬼火”?

  人间最美是四月天,梅雨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招人喜欢,清明是总也离不开雨的。扫墓的地点有一处靠近一片杨梅林,紫红紫红的杨梅点缀其中,看着看着觉得嘴里好像就含了一颗,酸酸甜甜的味觉记忆弥漫整个口腔,无端咽下一波唾液,这就是所谓的“生津”吧   

  杨梅品种很多,弄不清家乡的杨梅是哪一种。在我的印象中,仿佛是梅雨季节温暖潮湿的环境孕育了杨梅,但经过实践发现,雨太多的时候反而减了杨梅的甜味。刚结出来的杨梅还是小小一粒青色,但很快变大变红,随着成熟红颜色也逐渐加深,完全成熟时看上去就变黑了。红中带点青的梅子是极酸的,人们专爱吃又黑又大的杨梅,一口咬下去,紫红的汁液四溢,酸甜只抵心尖。吃杨梅是藏不住的,牙齿会出卖你。

  家乡吃杨梅还很有讲究。家乡是沿海城市,常年被来自北部湾温暖的海风浸润。沿海地方从来不缺海盐,很多家庭都在用大颗粒的粗盐,满满的海味。家乡有种无法被外地人理解的习俗(不说外省,同一个省份内其他县市都无法理解),吃水果的时候喜欢撒盐。撒盐吃的水果有很多,像西瓜、芒果、李子、青枣、小番茄、番桃等等等等,只要你乐意,几乎都可以撒,简直是无盐不欢。有人肯定会说,西瓜是甜的,盐是咸的,这混搭可是个什么滋味哟!家乡人会告诉你,盐会让西瓜更甜!我以为,这是家乡人民多么奇妙的想象才产生的创举啊!

  家乡有种“秘制”的盐,家乡人管叫“甘草盐”,这种盐各大市场商铺是买不到的,它只隐迹于市井的水果摊。甘草盐是青皮桔的标配,青皮桔还很青的时候被摘下来叫卖,往往是酸得令人望而却步。然而最喜蘸着甘草盐吃,那酸爽无可比拟!吃杨梅也一样。随便买来一袋杨梅,撒上几把甘草盐,拎着袋子抖擞抖擞,待盐渗透,便一人一根竹签抢着吃,风卷残云后剩的都是红色的。

  以前的杨梅很多,多得都当野果来吃。我记事时,已经开始有人贩卖杨梅了。杨梅不能久放,放久了会有一股酒味,果肉也瘪塌下去。往往是刚摘下来就运到市场上卖,杨梅堆里散着几片绿叶,垫着大把大把的枝梢,一看就觉得十分新鲜。逃不过命运,跟许多海鲜一样,这几年杨梅产量开始变少,价格也水涨船高。来武汉求学,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尝过杨梅,一到清明,联想到南方的淫雨霏霏,味蕾就开始蠢蠢欲动,内心泛起再吃一次杨梅的执念。武汉倒不是没有杨梅,只是太贵,而且是近几年培育起来品种,吃着总没有家乡杨梅的滋味。甜味太假,缺少那一抹酸,心底倒是酸了起来。

  家乡有一处杨梅“名胜”,那里产的杨梅是地区之最。最近几年,很多人不远万里开着奔驰宝马奔赴“名胜”,光吃还不满足,势必要亲自到那林中采摘,这也是一份难得的趣致。只是人多车多,造成了堵塞,抬高了价格。

  往年清明扫墓,碰上杨梅正当季,总会中途或者结束时买上一两袋刚摘的杨梅路上吃。这样,整个清明都是酸酸甜甜的了,外头的雨还是纷纷扬扬。

  
   物院   2014级   黄焕菁



    【精彩推荐】
    ·网络投票背后
    ·风雨无阻,逐梦绿茵
    ·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是怎样炼成的
    ·校园志愿者:爱觉不累
    ·侵权作品的泛滥需社会各方共同担责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

    • 同样的爱,给特别的你

      亲爱的,我们知道你们与其他小孩的不同。你们,看不见太阳公公的模样;你们,听不到爸爸妈妈的呼唤;你们,学不会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