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情感 >

【笔记】遇上他是我走大运

时间:2016-05-27 10:49 来源:华大在线 作者:胡霞 编辑:袁笑雨 点击:
2015年3月14号,我领养了一只一个月见一次面的手机宠物,更改了一切锁屏密码。
文/胡霞  

      那个隔壁班的毒舌男生
 
  曾经有个朋友跟我说过一个奇怪的规律:大部分人的人生伴侣在14岁以前就已经遇到了。当时的我对此不屑一顾。如今却实力打脸。
 
  小学的我很难以想像,那个作文被当作范文拿到我们班来念、经常在篮球场上出现、站在我身边一起主持学校节目的隔壁班风云男生如今会躺在我的怀里,扯着我的衣角卖萌求原谅。是的,我们小学就认识了。算上小学和高中,在同一所学校的时间差不多有九年。小时候同为学校播音员,也时常一起主持节目。按道理说,这种搭配应该会被同学扒一扒,但是很奇怪并没有人这样做。也许在大家眼里也很难想像我跟他在一起的样子。对他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名字(论取名字的重要性),姓“查”,不多见的姓氏。偏生这个姓氏后面还跟着“理”。“查理”,不错,听起来就很洋气,感觉应该是一个高傲的人。后来证明的确如此,不仅高傲,而且毒舌。
 
  记得有一次学校主持,我不够时间出去化妆。一位同学的妈妈自告奋勇给我化妆。那样子,恨不得再拍拍胸脯,一边说“包在我身上了”。我也就抓着救命稻草似的扑了上去。可惜的是,我慢慢发现这位阿姨的审美仍然停留在幼儿园水平。具体惨状可自行脑补本世纪初期大妈化的妆:两坨喜庆的高原红,恨不得在额头再点一颗状元痣。我的内心一千个一万个拒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更希望即将见到我的全校师生能无视我的脸。那时,他作为我的搭档主持在门外已经等了我很久了。手里拿着主持稿,一边熟悉稿子,一边来来回回踱步,看起来已经不太耐烦了。
 
  我小心翼翼地迈出门,尽可能地把脸埋低一点,希望他可以没有注意到。可是啊,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的神情。见我出来,他停下脚步,视线稍从手上的主持稿上移开,斜斜地瞥了我一眼,嘴里默默地说了一句: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我当时就像那位没穿衣服的国王在街上视察一样,满心欺骗自己大家反应良好,可是不料竟然有这么耿直的刁民竟然戳穿我的痛处。那个时候我的脸应该是比猴屁股更红了,一半是不好意思, 一半是被他气的。可是啊,最讨厌的是他说的都是对的,没有办法反驳。我只好暗自生闷气。
 
  小学校园里,所说的男神应该就是指他这种成绩又好、唱歌好听、时不时出现在篮球场,长相还不错,时常去各班视察卫生,出现在校门口检查红领巾的三条杠大队长吧。那时候总感觉他高不可攀的样子,心里害怕着稍有不慎被校园男神再次取笑。因为内心过于自卑,不相信他会屈尊关注我。如果他不对我大发殷情,我甚至不敢去接近他。这甚至让我在表面看起来无比骄傲。也许正是因为这种骄傲,我们在此后都没有再联系过。
 
 


【精彩推荐】
·推开世界的门
·法学院“爱心送考” 助力“末代司考”
·扫二维码即可视频学习 我校新编军理课教材首次“尝鲜”
·一抹军绿
·邱实评论101:职业认同感是现代化教师的“必要条件”

☞ 分享到:

精华推荐

  • 华师变形计:送给最可爱的人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蜜蜂一样勤勤恳恳,早起为你提供早餐;他们像啄木鸟般驱逐害虫,培育的树木能在酷暑为你带

  • 手帐:方寸之间的生活美学

    “手帐”这个词来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日程笔记本,它扮演着时间管理、工作管理等诸多角色。因为兼具实用性和满